媒体关注

南粤出版名家岑桑:一念执着 一生坚守

来源: 2019-12-17 04:44:39 时代周报 发布时间: 2019-12-25 09:33:46


文库.jpg


时代周报记者 谢洋 发自广州

成立20年之际,广东省出版集团将“卓越贡献奖”颁予出版名家岑桑。

12月5日,时代周报记者在岑桑家中,见到了这位仍战斗在出版一线的老人。虽然已是耄耋之年,岑桑忆起往昔峥嵘岁月时,精神饱满,声音洪亮。

作为广东出版事业的重要拓荒者之一,岑桑自20世纪50年代入行,主持出版了一大批在中国出版史上具有重要文化价值的经典图书,深度参与了80年代广东出版业对大众文化叙事的建构。退休后,岑桑担纲主持全国第一套大型地域性文化学术丛书《岭南文库》,一手打造了广东精品出版的优秀品牌。

审稿、写作、乃至到出版社开例会,已经成为岑桑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日常。多年来,编辑工作已经融入他的生命之中。“敬业、落地生根、担当”,这是岑桑对自己职业生涯总结出的三个关键词。他把敬业放在第一位。

 “编辑是一个甘为人梯的崇高职业,编辑出版的责任,就是创造和传递文化薪火,是文化的使者,而我能有幸成为一名传播文化的使者,是我的大幸,此生无憾。”岑桑感慨道。


所谓“文化沙漠”

岑桑家的书架上,摆着那套堪称煌煌巨典的《岭南文库》。

早在1985年,时任广东省人民出版社社长的岑桑便建议整合各方力量,出版一套以弘扬岭南文化为主旨大型丛书的《岭南文库》,但当时仍有声音认为广东是“文化沙漠”,不足以支撑起如此庞大的项目。

直到1990年,广东省委宣传部和省出版局主要领导北上考察,深感广东出版事业与其他省份的差距,“广东省重点图书规划领导小组”迅速成立,岑桑旧事重提,《岭南文库》亦获立刻上马。

当时,已经办完退休手续的岑桑毅然接过了执行主编的重担。第二年,出版工程启动,由省委宣传部领导成员和广东学术界、出版局代表人员组成编委会,同时将文库编辑部放在广东人民出版社。

为了使《岭南文库》的出版经费无后顾之忧,年过花甲的岑桑仍四处奔走,筹措资金。

1997 年,由广东省委宣传部与广东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联合发起、会同省人民政府以及广东人民出版社募集成立“《岭南文库》出版基金”:初期共筹得450万元,历年来,数额陆续有加,至2014年增至2010万元。

付出终有回报。1997年《岭南文库》荣获第三届“国家图书奖”,其中有30多部著作获省部级以上单项奖励,被誉为“大型地域性学术文库,岭南文化的百科全书”。

目前,《岭南文库》新旧版合计已出版140本;2005年,作为《岭南文库》的姊妹篇,《岭南文化知识书系》推出,至今已出版逾220本。

就在时代周报记者采访前几日,岑桑刚刚看完《雷州民系概论》等书稿。据他透露,除了目前主流的三大文化(广府文化、客家文化、潮汕文化,未来对雷州文化的研究也将成为《岭南文库》里的重要一翼。

“《岭南文库》出现之前,学界主流并不认同岭南文化的存在,但经过我们几十年的努力,大家都不能不承认,源远流长的岭南文化是中华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岑桑说。《岭南文库》也因此被誉为 “岭南文化的百科文库”。


奠定广东出版格局

出生于1926年的岑桑,自1954年从中学教师岗位调入广州市文化局以来,便开始了自己的编辑生涯。

谈及自己最难忘的往事,岑桑向时代周报记者坦言,是冒着风险主持出版了戴厚英著的长篇小说《人啊,人!》。“做编辑一定要有担当精神!”对这部当年引起巨大争议的作品,岑桑始终认为是不可多得的好书,这一职业操守,贯穿了他作为编辑的一生。

此外,在广东出版业发展尤为关键的20世纪80年代,岑桑还倡议出版了《香港风情》《希望》《译海》《中学生之友》和参与创办了《花城》等一系列特色期刊;并倡议并主持创办了《潮汐文丛》和《越秀文丛》这两套文学丛书。

那是属于文学的时代。岑桑和他的伙伴们先后推出了王蒙、冯骥才、韩少功等数十位当时尚属文坛新锐作家的单行本;又策划再版了巴金于20世纪30年代主编的大型《文学丛刊》,以及陈荒煤、何其芳等20多位在现代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作家的作品。1979年岑桑被推选为全国第四次文学艺术界代表大会广东代表之一,为邓小平代表党中央的致词和大会的积极气氛所鼓舞,在广东积极从事文艺出版事业的拨乱反正,把著名作家欧阳山、秦牧、陈残云等于20世纪60年代后期一度被视为毒害的著作重新再版,又出版了许多新人新作和翻译作品,使广东的文学事业、读书风气以至图书市场都呈现了一片繁荣景象。

1983年,岑桑担任广东人民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他上任伊始,就提出要尽快成立一些专业出版社,例如少儿出版社和教育出版社。成立专业出版社的建议,在实施中却遭遇了不少的困难。

“很多方面都对成立教育出版社有兴趣。大家对同一目标都有很大的积极性,事情就难办了。”谈起这段往事,岑桑有些感慨,“最后,我们经过多方奔走、解说,把教育出版社置于出版系统的合理性说清楚,才步步排除了各种阻力。”

1985年,广东教育出版社终于成立,成为广东出版系统中的一员。其后不久,由岑桑倡议并定名的少年儿童读物专业出版机构新世纪出版社也相继成立。而两家专业出版社的创立,奠定了今日广东出版的大致格局。

如今,93岁的岑桑仍在奉献自己的余热:“60多年来,我从未想过转行,我常跟人说,做什么都应该落地生根,有始有终。”

“我热爱和尊崇自己从事的事业,忠于自己的岗位。真的只有做到‘一念执着,一生坚守’,才有可能干出点实事来。”